Google+ Followers

2008年12月3日 星期三

晋铎365天后的零星感想。

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事情都可以纪念,尤其很多人会纪念自己的生日,结婚周年庆,甚至很多情侣也会彼此纪念认识了多久。要纪念的事情总是一生中认为最重要的日子,因为那是美好的开始。

我也不例外。我也纪念自己加入修会的那一天,纪念在修会发初愿的那一天,也纪念了在台湾发终身愿的那一天。再来,我纪念了自己升执事的那一天,而今天我特别纪念了我晋铎后的第365天,也就是所谓的一周年纪念。

晋铎后的第365天有什么感想呢?简单地说,在回顾自己这一年的司铎生涯时,心里只有感恩。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不管是怎样的生活都好,其中必有挑战,也有很多需要学习成长的地方。对我而言,既然司铎也是『基督第二』,这自然有更深的意义在其中了。不论是在神学基础上看司铎的生命如何与耶稣基督完全结合,或者从牧灵及圣事角度来回顾自己的司铎职务,总觉得自己就是刚出生的新生儿,未来的路上还有许多要学习的。不过,唯一不同的就是,我是以成人的外表进入新生儿的成长期。

福音中,耶稣曾和周边的人讨论过『重生』的课题。不过,就是有很多人无法明白一个大人如何相似小孩一样才能明白永生的意义,因为从逻辑上他们的分析是对的,就超越层次而言,这些人还没完全接受天主的启示,因此他们不明白耶稣要说的是些什么。同样的,耶稣曾嘱咐群众要吃祂的肉,要喝祂的血,但是那些听耶稣这样说话的人都感到耶稣有问题,觉得耶稣说的话很生硬。再来,门徒们虽然与耶稣吃过了最后晚餐,并在晚餐中,再次听到耶稣说同样的话,『吃祂的肉与喝祂的血』时,他们当中依然有人听不懂耶稣所言是何意等等。直到耶稣死而复活后,那些听过耶稣讲道理的人才明白耶稣生前说的话意义何在。

或许你也会问:为何那些人是在耶稣死而复活后才明白耶稣所说过的话呢?理由可能就是『他们的心还是迟钝的』,或者就耶稣复活的这些事件,让那他们无法以当下的逻辑去理解或给予耶稣的复活一个很合理的理由,他们的脑袋『当机』了,促使他们必须以孩童的天真无邪之心态,重新发掘耶稣所言之真理,完全再一次地把焦点放在耶稣真是人又是神的事实上。

在我的司铎生涯中也需要那种对复活的耶稣基督事件的惊讶。然而这惊讶不断引导我去检验自己的信仰生活是否完全信任耶稣是人也是神的道理。不过,为司铎而言,不能只是停留在这样的惊讶而已,需要再更深入地与耶稣基督同在,如同爱玛乌两位门徒一样一直保存心中的热火,并在圣事中看见复活的耶稣基督。

我还记得很多人当被问及修道的意愿时,许多的响应都是『天主没召叫我』,要不然就是『这使命不是一般人能承担的,我是罪人,没办法承担。』这样的说法让我觉得很欠缺对天主的认识。那些听见耶稣说要吃祂的肉及和祂的血的人才能获得生命时,这些人觉得耶稣的话很生硬,因此现代很多人依然觉得耶稣的邀请很生硬,自己好像不配获得永生似的。

从自己的司铎生涯回顾圣召时,虽然我自己也是罪人,不过却首先接受了天主是很爱我的事实,因为祂是罪人们的生命之光,是祂先爱了我。然而生活中的信仰落实就在于与基督的相遇,相知及相结合了,亦即在圣事中与基督相遇。然而这种相遇的经验是非常需要的,否则的话别说对修道没有任何的感动,甚至对信仰都有可能处于冰冷的状态。

我不反对信仰的成长需要时间,但我更在乎自己有否去督促自己的信仰生活成长。意思说,虽然身为基督徒,但有否在生活中去实践信仰的内容。

再次回到耶稣建立圣体圣事的那景色:『你们大家拿去吃,这就是我的身体』,『你们大家拿去喝,这一杯就是我的血,…你们要这样做来纪念我。』耶稣再一次邀请我们以信德的单纯心灵去认识祂的所作所为,去认识天主如何爱了我们,但耶稣也邀请我们每一位基督徒,要纪念祂就是神,承认祂就是生命,真理和道路。然而,问题就是基督徒是否愿意回到信仰的角度去深入接受基督就是神。

每一次在服务圣事中,在信德的辅助下,天主借着我那被傅油的双手继续圣化祂的子民。即便自己意识到软弱的存在,但信德却是让天主的恩宠满满倾注在接受天主是爱的人身上。

写到这里,依然感谢天主的恩宠,因为是天主完成了这一切美好的事情,愿光荣永远都归于祂。

撰文:王安当神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