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08年12月31日 星期三

晋铎

Congratulation to Rev.Deacons Thomas Loh & Lawrence Ng!


主徒会两位执事即将与2009年2月2日晋铎,时间早上10点整,地点于吉隆坡圣若望主教座堂。







2008年12月15日 星期一

恭贺罗秀彪黄大华晋升执事


主徒会两位修士罗秀彪及黄大华于本月13日,在吉隆坡总教区主教府祝圣为执事。这可喜可贺的日子让主徒会马来西亚会省添加了喜气,特别在准备进入2009年之前,让整个修会显得更有活力,因为修会又添加了两位圣职人员。

晋升执事典礼由吉隆坡总主教巴吉安主礼,同时也有来自教区内及修会的会士们参与。整个典礼的神圣性感染了在场的参与者,也感动了在场的人,尤其是两位执事的家人。典礼结束后,所有来宾涌向前与新执事们合照。

2008年12月12日 星期五

主徒会士罗秀彪黄大华晋升执事


主徒会士罗秀彪及黄大华二位修士即将于本月13日于主教府小堂,联同吉隆坡教区的三位修士晋升执事职,届时恭请总主教巴吉安(Archbishop Murphy Pakiam)主礼。敬请各位教友为他们祈祷。

2008年12月4日 星期四

会长会议于马来西亚圆满结束


主徒会总会长及主徒会三个会省会长于十二月二日至四日,在马来西亚主徒会所属的天主教圣依纳爵堂进行。

一连几天的会议就在十二月四日午餐前结束。相信这几天的会议能够为修会的未来给予新的空气,使修会的传教事业更往前发展。

2008年12月3日 星期三

在死亡来临之际

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想过:在你过世的那一刻,你的灵魂仍然停留在你的尸体旁,观看他人哀伤你的情景。这样的观看一直到你安葬为止。

星期一早晨,和两位修士一起前往文冬扫墓去。来到了三位已经躺在那里很久一段时间的老会士坟前,简单地为他们祈祷外,也从坟墓的外表看见由蜡烛熏黑的痕迹。环绕四周观看,一片凄凉的墓园,看起来没有专人的照顾,而且只有狗狗及几只公鸡守在墓园入口处而已。

我跟多默修士说:『多凄凉的死者』。

多默修士回应:『还好我们的信仰让我们对永生有期待,要不然我们就要像一般人把坟墓修得很豪华。』这一点让我想起曾经到台湾的金宝山,既邓丽君安葬的墓园。那里的墓园简直就像我们进入豪华的住宅区,假日的时候还可以『考虑』在那里吃火锅。

基督徒对生命保持乐观的态度,主要是因为在基督徒的生命中彰显着复活的基督的面貌,我们因着罪恶与耶稣同死,也因着洗礼与基督一起复活了起来,换句话说,我们基督徒的身上存有复活的基督留下的烙印。因此,圣保禄不就说了吗:我生活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内生活;在我看来生活原是基督;我是瓦器中的宝贝等等。

为我们还活着的人,死亡应该是活人警惕的记号。死亡为基督徒而言是结束了旅途中的教会生活,但却是永恒生命的开端,唯有灵魂的去向将由全能的天主决定。死亡之所以作为活人的记号,亦即提醒了活人将来有一天我们将回归祖先的行列,同样要死亡。

我觉得世界上最公平的事情有两件:第一,每一个人都有24小时;第二,每一个人都要面对死亡。时间为大家而言不管懂得或不懂得善用,我们一样都是一天只有24小时。每一个人类都需要面对一个事实,那就是将来必定死亡,唯有何时或怎样死亡而已。

每一回到医院探访病人或给病人服务圣事的时候,我看见许多在生命边缘上挣扎的病人。在我的牧灵经验中,每一个人都会害怕死亡,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现实的,或可理解的生活方式,我们对于看得见且能明白的生活有浓厚的安全感,我们的生活中有家人或其他爱护我们的人陪伴着。不过,我们却不习惯时常为灵修生活加油或给予灵性上的成长。我们对信仰的认识不够深入,对基督更不用说,或许只停留在表面的认识而已,结果我们缺乏了对生命的认识,一旦生命即将告罄,许许多多的害怕必定环绕在当事人的脑海中,因为现实中的一切在生命的尾声之中都成了不可靠之事,使他无法再依恋看得见的一切事物了。

我们都需要耶稣的救赎,这是不变的事实,也是真理。但,这样的真理之言却吸引不了追求世俗享乐的人类。一旦一个人的心被世俗的物质生活享受所占有,那么耶稣在他的心中则可有可无了。

我们很多活着好好的人不容易去反省生命的意义,主要原因(一)死亡离我还很遥远(二)我没空去默想这样的『无聊』议题。然而,我的归纳是这样的:(一)没有人知道死亡何时向你报到(二)不是没有空而是不愿意去探求生命的意义。总结则是:一旦死亡接近你的时候,你连后悔的机会可能也没有。不信吗?你就尽管一试吧!
撰文:王安当神父

晋铎365天后的零星感想。

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事情都可以纪念,尤其很多人会纪念自己的生日,结婚周年庆,甚至很多情侣也会彼此纪念认识了多久。要纪念的事情总是一生中认为最重要的日子,因为那是美好的开始。

我也不例外。我也纪念自己加入修会的那一天,纪念在修会发初愿的那一天,也纪念了在台湾发终身愿的那一天。再来,我纪念了自己升执事的那一天,而今天我特别纪念了我晋铎后的第365天,也就是所谓的一周年纪念。

晋铎后的第365天有什么感想呢?简单地说,在回顾自己这一年的司铎生涯时,心里只有感恩。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不管是怎样的生活都好,其中必有挑战,也有很多需要学习成长的地方。对我而言,既然司铎也是『基督第二』,这自然有更深的意义在其中了。不论是在神学基础上看司铎的生命如何与耶稣基督完全结合,或者从牧灵及圣事角度来回顾自己的司铎职务,总觉得自己就是刚出生的新生儿,未来的路上还有许多要学习的。不过,唯一不同的就是,我是以成人的外表进入新生儿的成长期。

福音中,耶稣曾和周边的人讨论过『重生』的课题。不过,就是有很多人无法明白一个大人如何相似小孩一样才能明白永生的意义,因为从逻辑上他们的分析是对的,就超越层次而言,这些人还没完全接受天主的启示,因此他们不明白耶稣要说的是些什么。同样的,耶稣曾嘱咐群众要吃祂的肉,要喝祂的血,但是那些听耶稣这样说话的人都感到耶稣有问题,觉得耶稣说的话很生硬。再来,门徒们虽然与耶稣吃过了最后晚餐,并在晚餐中,再次听到耶稣说同样的话,『吃祂的肉与喝祂的血』时,他们当中依然有人听不懂耶稣所言是何意等等。直到耶稣死而复活后,那些听过耶稣讲道理的人才明白耶稣生前说的话意义何在。

或许你也会问:为何那些人是在耶稣死而复活后才明白耶稣所说过的话呢?理由可能就是『他们的心还是迟钝的』,或者就耶稣复活的这些事件,让那他们无法以当下的逻辑去理解或给予耶稣的复活一个很合理的理由,他们的脑袋『当机』了,促使他们必须以孩童的天真无邪之心态,重新发掘耶稣所言之真理,完全再一次地把焦点放在耶稣真是人又是神的事实上。

在我的司铎生涯中也需要那种对复活的耶稣基督事件的惊讶。然而这惊讶不断引导我去检验自己的信仰生活是否完全信任耶稣是人也是神的道理。不过,为司铎而言,不能只是停留在这样的惊讶而已,需要再更深入地与耶稣基督同在,如同爱玛乌两位门徒一样一直保存心中的热火,并在圣事中看见复活的耶稣基督。

我还记得很多人当被问及修道的意愿时,许多的响应都是『天主没召叫我』,要不然就是『这使命不是一般人能承担的,我是罪人,没办法承担。』这样的说法让我觉得很欠缺对天主的认识。那些听见耶稣说要吃祂的肉及和祂的血的人才能获得生命时,这些人觉得耶稣的话很生硬,因此现代很多人依然觉得耶稣的邀请很生硬,自己好像不配获得永生似的。

从自己的司铎生涯回顾圣召时,虽然我自己也是罪人,不过却首先接受了天主是很爱我的事实,因为祂是罪人们的生命之光,是祂先爱了我。然而生活中的信仰落实就在于与基督的相遇,相知及相结合了,亦即在圣事中与基督相遇。然而这种相遇的经验是非常需要的,否则的话别说对修道没有任何的感动,甚至对信仰都有可能处于冰冷的状态。

我不反对信仰的成长需要时间,但我更在乎自己有否去督促自己的信仰生活成长。意思说,虽然身为基督徒,但有否在生活中去实践信仰的内容。

再次回到耶稣建立圣体圣事的那景色:『你们大家拿去吃,这就是我的身体』,『你们大家拿去喝,这一杯就是我的血,…你们要这样做来纪念我。』耶稣再一次邀请我们以信德的单纯心灵去认识祂的所作所为,去认识天主如何爱了我们,但耶稣也邀请我们每一位基督徒,要纪念祂就是神,承认祂就是生命,真理和道路。然而,问题就是基督徒是否愿意回到信仰的角度去深入接受基督就是神。

每一次在服务圣事中,在信德的辅助下,天主借着我那被傅油的双手继续圣化祂的子民。即便自己意识到软弱的存在,但信德却是让天主的恩宠满满倾注在接受天主是爱的人身上。

写到这里,依然感谢天主的恩宠,因为是天主完成了这一切美好的事情,愿光荣永远都归于祂。

撰文:王安当神父